将本书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书 忽略

第21章 人家的小手手被您捏疼了

作者:小小七|发布时间:02-13 11:12|字数:2360

夜小锦语塞,这个只会靠暴力解决事情的精神分裂患者竟然敢威胁她?

她堂堂神龙战队的王牌特工,何时受过他人的威胁?

她狠狠的吐了口浊气,要不是碍着在众人面前要维持好王妃的形象,夜小锦真的很想反手给这家伙来一个过肩摔,以发泄心中的不爽。

夜小锦的识时务令墨凌天心情大好,他嘴角微扬眼眸中笑意盈盈,在诸多人的注目礼之下,夜小锦被迫携着他的手一同离开。

出了殿门,夜小锦远远的就瞥见了那个在前路等候的南沽玥容,她一双美眸深情凝视着墨凌天,欲言又止的模样。

夜小锦眼眸一亮,突然玩心大起。

刚才在墨凌天的面前憋屈了好一阵,她正愁没地方发泄,没想到这郡主就主动找上门给她去火来了。

想到这里,她故意娇嗔的大声道:“哎呀,王爷您轻点嘛,人家的小手手都要被您捏疼了!”此话一出,夜小锦自己都忍不住恶寒。

虽然在殿里她惩罚了雪贵人,但真正的幕后使者,才是这位!

东陵的郡主,她当然是打不得,不过……她不是喜欢墨凌天吗,那她就要在她的面前秀一把恩爱,膈应死她!

喋气的声音,让人浮想翩翩。

墨凌天嘴角微微一抽,明知夜小锦是在故意为之,但他还是下意识的稍微放松了力度,这些微妙的动作,就连他自己都未曾注意到。

“凌天哥哥……你!”

看着他们一路的打情骂俏,南沽玥容只觉心口堵得慌,她声音发颤的张着嘴吧,一副快要哭出来的委屈模样。

凌天哥哥不是很讨厌那个女人吗?那为什么现在又……

她不甘心!

墨凌天轻轻一抬手,护卫立即将轮椅停下。

见此,南沽玥容悲愤的美眸瞬间一亮。

她就知道,凌天哥哥还是在意她的,她的凌天哥哥怎么可能会为了一个贱女人而舍弃她?看来,是她多心了!

她喜极而泣,内心期待着,墨凌天会对她亲口说出那些迟来的安慰。

然而……

“本王的名讳岂是你能直呼?再有下次本王决不轻饶!”

阴冷深沉的声音可怕得吓人,墨临天冷漠的神情无不令南沽玥容心下一寒,残忍的话语犹如当头一棒,彻底将她打进那万丈深渊。

凌天哥哥怎么会变成这样?他难道是不记得她了么?她可是容儿啊!

“凌……啊!”

南沽月容不服气,她就要脱口而出,结果被墨凌天一个凌厉的眼神唬的连连后退,最后脚下一个踉跄摔倒在地。

与此同时,边上看热闹的夜小锦也被墨凌天这副前所未有的冷酷劲给吓得不轻。

好歹也是旧相识,这南沽郡主再怎么着也是一个娇滴滴的女孩子,墨凌天怎么狠得下心这么伤她,太不给人家情面了,简直比她还要过分!

不过……她很满意,甚至非常欣赏他的这贯作风。

墨凌天没有再理会南沽玥容,一行人掠过南沽玥容径直朝着殿外走去。

南沽玥容面色苍白,毫无形象的坐在大理石铺垫而成的地上,死死的咬着嘴唇,伤心欲绝。

不可以!凌天哥哥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的对待我们之间的感情?

她目光阴狠,紧握着拳头,任由那锋利的指甲嵌进肉里,突然之间,她又似乎是想到了什么,那双伤心的眸子陡然厉色闪现。

不对!这不是凌天哥哥的错,凌天哥哥绝对不会如此狠心的对待她的,他一定是被夜小锦那个贱人给迷了心窍,对,一定是这样的!

夜 小 锦!本郡主从此与你势不两立!

她越想越愤怒,一张漂亮的脸庞扭曲的狰狞。

“郡主……啊!”

突然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响起,气愤之下南沽玥容一巴掌就甩在了上前扶她的侍女的脸上。

“贱人,你是眼瞎了吗?没看到本郡主摔倒?是不是连你也在嘲笑本郡主?!”

“奴……奴婢没有……郡主饶命啊!”

被打的宫女吓得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连忙磕头求饶。

“来人啊!将她拖下去乱棍打死!”

一个低贱的狗奴才也配向本郡主求饶?南沽玥容嫌恶冷喝一声的下令。

“郡主饶命啊……奴婢知错了,奴婢再也不敢了!”

宫女哭喊着,不断的磕头求饶,很快就将脑门磕破,地上留下一滩血迹,很是触目惊心。

她明明什么都没有错,但如果认错就能够挽回她的一条命,那她认了就是了。

“呕……该死!恶心的东西,你们都还愣着做什么?!还不快将人给我拖下去!”

忍住想要呕吐的冲动,南沽玥容狠狠的紧着眉头,怒容愤恨的喝道。

那宫女知道自己今日如论如何都逃不了这一劫后,当场立马晕厥了过去。

很快,就上来两个士兵,他们熟练的一把架起地上的宫女,一路拖了下去。

殿外,专属墨凌天的豪华马车早已备好,在护卫的帮助下墨凌天一股脑的钻进了马车。

三匹霸气侧漏的汗血宝马高高的昂着脑袋,露出一副不屑的表情,慢悠悠的从夜小锦的身边走过。

哼哼,连马都敢嘲讽她,果真是有什么样的主人,就养什么样的畜生。

夜小锦杵在原地,吐槽了一番,然后开始东张西望的,她在找一条能抄近路,尽快到达宫门处的路段。

她可没墨凌天那么好命,可以大摇大摆的坐着舒服的马车进宫,她的马车此刻还停在宫门外呢。

“咱能不能抄近点的路走回去?这条太远了。”

她问身边的却珠。

本来身子就虚弱的她在殿内又强撑着舞完了一曲,现在腿部已经开始发痛发麻,若是再这么走着出去,估计这半个月里她都只能在床上渡过了。

“王妃,刚才来的那条道已经是离宫门处最近的了!”

却珠乖巧的回道。

真是倒霉。

夜小锦顿时只觉一种无力感直窜心头,看来,她还是逃脱不了要走断腿的命运啊!

当个王妃当到她这个份上,也是够凄惨的。

她费力的挪动着那双如同被灌了一桶铅一样沉重不堪的双腿,连连叫苦不迭。

“上车。”

就在她唉声叹气之际,那原本已经驶出好几米远的马车又突然停下,马车内幽幽的传来一个声音。

夜小锦愣了愣,不敢置信的伸手指向自己。

“确定是在叫我吗?”

她小声的问身边的却珠。

却珠无语望天:“是的!王爷是在叫您!王妃我们快些过去吧!”

再次得到确认,夜小锦长呼一口气,她还以为这个混蛋真会丢下她不管,现在看来还算他有点良知,也不愧对老娘今日这么费尽心思的去帮助他挽回颜面。

两人小跑着,情急之下她脱口而出:“却珠,赶紧的快点!我得赶在那个混蛋没改便注意之前,稳稳钻进马车里!”

在她看来,墨凌天就是个阴晴不定的主,在她还没有钻进那马车之前,说不定下一刻他又要改变主意了。

拜托,明明是她自己在拖后腿好不好。

却珠再次猛的暗翻了几个白眼,为有这样的一个主子而烧脑不止。

作者说:

写书不容易,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这本《庶女轻狂:特工医妃》,你们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,卖个萌,求大家相互转告,帮忙广告,再打个滚,求书评、求票票、求订阅、求打赏,各种求!

点击获取下一章

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