将本书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书 忽略

第七十章 幻境

作者:桃夭|发布时间:02-14 00:00|字数:1055

云昭阳的轿子被抬到了秦家堡的院内,这时天色已晚,一道惊恐的尖叫声从大宅深处传来,女子传来仿佛是在经受什么酷刑一样,惨痛异常,生生叫的人头皮发麻,抬轿四人双腿打颤,走了一刻钟才勉强到达一个干净的场所。

云昭阳下了轿子!毫不在意道:“今天晚上你们一起留在这里。”

四个响马顿时犹豫起来:“这不太好吧。”

“秦家堡情况不明,大家聚在一起会安全许多。等明日天亮再做打算。”

云昭阳嗅到了空气中浓郁的曼陀罗花香,这味道简直太熟悉了,以前在实验室做麻醉剂的时候,都会用到。

秦家堡好歹占地几千平方米,这股花香却能将上千平方的天空覆盖住。

云昭阳将贴身的银弓放在手边,才放心在床上安眠。

夜间的时候,云昭阳起来喝水,发现睡在外间的元璟竟然不在了,她急忙套上外套冲出院子,那四名响马也都不在了,云昭阳意识到不好,忙顺着小路追上去,走过拱桥,那四个响马和元璟排成一队,僵硬的向前走着,好像无知无识被人懆控了一样。

这时拱桥下的玉带河突然传出一阵悠扬婉转的戏文,女声唱的极为哀怨,云昭阳听着听着几度落泪,她想起父母去世以后,云府如何欺负她这个孤女,更是心头升起一阵绝望。

“太痛苦了……”云昭阳将袖子的暴雨梨花针拿出,对准心脏,却被人狠狠地从脸上扇了一巴掌。云昭阳清醒过来,“我这是在做什么?”

元璟怒气冲冲地盯着玉带河上飘来地一弯小船。上面尽然站了一位轻纱覆面地女子,身姿妖娆动人,此女有些重瞳,和她对视仿佛会被瞬间吸入进去,沉浸不能自拔。

元璟冷笑一声,:“刚才便是她在诱你自杀。”

云昭阳大怒:“方才我看到你和四人……”

“并没有,刚才的是幻像,我们四人轮流守夜,到三更的时候,听到有人唱歌,时近时远,在下便觉得不妥运功抵御,果然那四人居然沉沉睡去,等在下发觉姑娘并不在房间,追出来便看到了这一幕。”

云昭阳不再迟疑,当即便将袖子的龙爪手射了出入,一节节铁链叠加,最前面便是一个肖似人手的铁爪,铁爪顿时扣住白衣女子,云昭阳用力一拽,便将她抓个正着。

云昭阳回想刚才便觉得一身冷汗:“是秦万里让你来的?”

云昭阳看着面前女子举止妖异突然想到了七星坞的女弟子,又问道:“你是七星坞的余党?”

那女子瑟缩成一团,惊恐的抓着云昭阳的裙角哀求道:“放了我吧,求你放了我吧,我不想杀人的。”

“秦家堡上下是被你杀的?”云昭阳讶异道,虽然秦家堡到处都有股重重地花香,但还是掩盖不住那股浓重地血腥味。也包括秦万里一大早便来了可是到现在没看见半个人影。

云昭阳四处查看情况,没想到那妖女宁愿自挨一剑也要逃走,白色的沙衣顿时鲜红耀眼,那女子很快便像只老鼠一样躲到不为人知的地方去了。

作者说:

写书不容易,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这本《机械狂妃:残王,欠调教》,你们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,卖个萌,求大家相互转告,帮忙广告,再打个滚,求书评、求票票、求订阅、求打赏,各种求!

点击获取下一章

手机版